记者手记丨媒体融合报两会:速度要快,姿势要帅

2019-3-16 15:53| 发布者: hao99| 查看: 127| 评论: 0

摘要: 全国两会政协报道组记者  全国两会政协报道组记者:(左起)洪星、崔爽、孙玉松、付丽丽、何星辉。科技日报记者 周维海摄 试水融媒体张盖伦  两会开幕之前,领导发话:要在两会报道上进一步试水媒体融合。速度要 ...


全国两会政协报道组记者

  全国两会政协报道组记者:(左起)洪星、崔爽、孙玉松、付丽丽、何星辉。科技日报记者 周维海摄,图中左三为本文作者。


试水融媒体

张盖伦

  两会开幕之前,领导发话:要在两会报道上进一步试水媒体融合。速度要快,姿势要帅,稿子得写,视频得拍。

  就这么,晃晃荡荡、哐哐当当地,先把媒体融合的车开起来。

  

  两会期间,“快快快”,就成了一道道催命符。

  为了“快”,我们动用了“人工智能”,别误会,就是真的“人工”的智能。

  为了“快”,我们也得常备速记员。比如各类委员通道、代表通道和部长通道,都必须一人在现场守候,一人在后方看直播做速记。我在后方盯过两场委员通道,打字打到手抽筋。通道直播一结束,发稿倒计时红灯已经亮起。9位委员,说的话题也是五花八门,但又必须统合起来写一篇通讯,不能堆砌,要有重点、有逻辑,脑细胞真是“哗哗”地死。

  拍视频也是个新体验。之前在梅地亚新闻中心有场记者会,我和同事一块儿去,拿着友部赞助的云台,简直身负重任。领导叮嘱,要是同事抢到提问机会,必须录制提问风采。结果我还在埋头记录上一个问题部长的回答,主持人就已经点到了同事。我手忙脚乱,抓起手机就录,一通折腾后,发现还不如直接用央视的直播画面。还来不及愧疚,“快交稿”的夺命连环call已至,赶紧写!

  虽然对技术掌握不够纯熟,但大家也努力学习;虽然设备并不齐全,但大家也通力合作。为了跟上媒体融合的大潮,我们兄弟姐妹们都在撸起袖子加油干。


别小瞧这十几秒的视频

龙跃梅

  “看到好的东西就拍视频。”“多拍一些照片。”“稿件第一时间发新媒体。”这是今年两会期间经常听到的声音。穿梭于两会现场,自己要求自己,抓住机会就拍照片、拍视频。

  董明珠一直是热点人物,一举一动颇受外界关注。3月8日下午,今年全国两会第二场“代表通道”,董明珠出现了。“糟了。”我意识到,自己站的位置离她有点远,无论是拍照还是拍摄视频都不太好,怎么办呢?有点打退堂鼓了。最后心里一横,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录下来再说。

  董明珠侃侃而谈,从中国制造到自主创新,从核心技术到人才培养,从减税降费到技术研发……说得很有激情。我也拿着手机对着她拍摄,生怕错过每一句话。

  几分钟的视频匆忙拍完,我马上发给后方新媒体同事。新媒体同事火眼金睛,选取了讲话中最有号召力、最饱含感情的十几秒,在抖音、今日头条等平台进行了推送。令人没想到的是,这段短短的视频在平台上有许多人关注,产生了几百万的播放量。

  对个人来说,媒体融合是一个应用题,小步快跑比原地踏步要好。


两会的三个关键词

何星辉

  作为上会记者,用半个月的时间近距离“观察”两会,总结了三个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是理性。印象中,无论是小组讨论,还是接受媒体采访,代表委员都表现得体,不说过火话。理性探讨,凝聚共识,或许就是代表委员起码的履职素质和能力。同样理性的还有媒体,我亲眼看见冯小刚等影视明星走出大会堂时,不见媒体围堵,与李彦宏、马化腾等科技大咖的受欢迎程度相比,多少显得“孤单”。可是,媒体不盲目追“星”,何尝不是一种社会的进步?

  第二个关键词是开放。这种开放,更多表现在心态上。上到各地的省部级干部,下到基层的代表委员,都乐于接受媒体的采访,他们或推介地方,或沟通对话,或建言献策。总之,多数代表委员都能坦然面对媒体,不躲,不防,努力配合媒体的“摆布”,这种态度,这份自信,难道不正是我们所欢迎的吗?

  第三个关键词是务实。议案提案不再追求数量,代表委员参政议政更讲究“高质量”。有的代表委员,深入基层搞调研、作论证,反复修改议案提案,简直细致到“吹毛求疵”的地步。不过,也正是务实而不浮夸,代表委员才能最大限度地代表民意,也才能“建言建在需要时,议政议到点子上”。

  阳春三月,期待这场春天的盛会,能将中国带入一个意气风发的新时代。


15年了,初心不改

江东洲

  这是我连续第15年参加全国两会采访报道工作。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面,“逢五”“逢十”多少有些值得纪念的意味。

  犹记得,2005年2月23日,那是个春雪纷飞的日子,我第一次到北京参加全国两会报道。而那天也正好是正月十五元宵节,这让“我的两会”有了别样的记忆。

  时光如白驹过隙,年华转瞬即逝,白霜慢慢爬上了额头。有激动,有自豪,有辛劳,有喜悦……这15年,每一年都有不同的体验和收获。

  作为一名《科技日报》的记者,能参加全国两会的采访报道,既是光荣的任务,也是从业的梦想。15年来,我有幸见证了每年一次的国家政治生活大事;15年来,我有幸近距离聆听代表委员们关注国家大事、民生热点的真实声音;15年来,我有幸记录下两会中的每一点每一滴。

  难忘,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第一次和总理握手;难忘,多年来连续和高层代表们面对面,采访了多位时任省委书记;难忘,与众多来自基层的代表委员深入交流,反映他们尽心尽责、履职为民的情怀……

  15年,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医者青莲心

张佳星

  去年底震惊全球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是今年两会上我最关注的选题之一。有关部门也相当给力,在两会前夕发布了部门条例的征求意见稿,算是给大家提供了讨论素材。

  果不其然,业界的代表委员对基因编辑立法讨论热烈。普遍认为,最安全的做法是,研究要做、临床别碰。接受采访的医学界代表杨林花最关心的是她的病人这么一闹腾缺少了能够康复的好方法。她举了很多病人的例子,为他们的痊愈欣喜,为他们的意外情况担忧,她侃侃而谈聊了1个小时,忘了吃饭,希望能通过媒体的呼吁,让基因编辑获得合理的应用。

  两会期间,造血干细胞疗法治愈第二例艾滋病的新闻又被热炒。追踪这些热点事件,也成为我两会报道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受访专家对此事的回应很谨慎。事实上,连专业人士也难以判断这些消息的真伪。但他们最关心的不是真假,却是民众会有什么反应——别炒作!可不能让艾滋病患者都去做干细胞移植。

  医者青莲心。他们为患者焦急,为他们呼吁。面对各种基因编辑和免疫疗法的新闻,他们想的最多的还是这些新的研究和治疗方法能尽早地用于治病救人。


Sorry,我错了

崔爽

  好像不发生点儿什么,第一次两会报道经历就不够深刻一样。11号晚上23:47,终于写完当天稿子,高兴了不到三分钟,一条微信跳出来:委员郑重告诉我,前一天夜里整理他的修改意见时有疏漏,把他的研究领域写错了。他的研究领域和他为之发声的领域,其实不完全相同。

  委员言辞客气但态度坚定地表示遗憾。懵、惭愧、想解释又怕被误会成辩解,各种想法一股脑翻滚。思来想去,怕纸头道歉不够真诚,于是和同事商量好,第二天去驻地当面求得谅解。但更遗憾的是,第二天下午,等我们忐忑地等到讨论结束,准备找他谢罪时,才知道他当天有其他安排。就这样,连句抱歉都没能当面说。

  事后想起来,这件事之所以尤其让我愧疚,除了辜负委员的认真坦诚以外,还有他那句话:“我为这个领域说话,并不代表我本人是研究这个领域的。”委员们为各种事情鼓与呼,有些和他们切身相关,有些只是“路见不平”,他就是后者。这位湖南农村走出来的科学家,学术地位高,采访改稿平易耐心,说起问题仗义执言,而我因为一时疏忽,让本来宝贵的经历烂了尾。

  两会期间每天“围观”委员讨论,“科学家”的形象前所未有地丰富生动,但无论个性如何,严谨是他们共同的特点。

  我清晰地记得港珠澳大桥总工苏权科委员聊起做超级工程时的感慨,他说人一辈子碰不到几次这样的机会,不能留遗憾。口气令人动容。不遗余力、慎之又慎,是我在这件事上得到的教训,也是他们教导我最重要的事。


“妈妈,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

付丽丽

  3月3日,星期天。下午政协会议开幕,我的任务是盯开幕式后的首场部长通道。

  已经十年不上会了,作为一个老“菜鸟”,中午早早出了门。出门前,娃还腻歪:“妈妈,你就不上两会了,在家陪我好吗?”“你在家好好玩,说不定晚上还能在电视上看到妈妈呢。”为了摆脱他,敷衍了这么一句。

  排队、安检、进场。终于等到三点开幕式,会场坐定。“几点下去排队合适?”在政协组小群里问。老司机们回复说:“如果想争取到提问,现在就得去了。”不是说,不想当将军的厨子不是好裁缝吗,当即下楼。

  3:15,通道左侧的有利位置已经被占据。跑到右侧,在第一排站定。扫视全场,红线外有个人在走动,点头、微笑。

  脑子里闪现出同事传授的宝典,中年老阿姨豁出去了。“知道是哪几位部长吗?”“现在还在沟通,一会儿确定后告诉大家。”

  转一圈后,他又回来了。“每年都能看到好多熟悉的人哈。”他主动说。继续微笑,问他,一会儿主持人会在哪边给大家递话筒啊。回答是两侧都会。“那您看我站这儿行吗?”“可以。”

  后来才知道,我搭讪的那位老兄就是传说中递话筒的人。

  位置搞定,是哪些部长呢?我一无所知。直到主持人通报有国家文物局和医保局等,后方同事、尤其是跑口文物局的唐婷马上支援,立刻发给我三个候选问题,我默默组织了一下语言,随时准备着。

  4点半,第一位部长走向通道。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第三位出场,我奋力举手,直到主持人把话筒递向我,惊心动魄的抢问终于画上了句号。

  晚上到家,娃兴奋地还没睡:“妈妈,我真的看到你了。”是的,答应你的,妈妈努力做到了。


如何“优雅地”蹲守部长通道

雍黎

  在旁人看来,采访全国两会是“高大上”的事,不过对于记者来说,有了优雅的穿着还不够,实际比拼的还是体力、脑力和毅力。特别是在部长通道采访中,要想优雅地采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两会部长通道是位于人民大会堂北大厅的一条列席人员入场通道,因为这是各部委主要负责人进出会场的必经之路,也成了媒体记者关注的焦点。

  今年全国两会设置了四场部长通道,3月12日的第四场可以说“超长”,有13位部长在这里直面热点,回应关切,是截至目前亮相部长数量最多、持续时间最长的部长通道。

  为了能够抢占有利位置,我6点半就从位于西三环的报社出发前往人民大会堂,赶到天安门广场还不到7点,但是大会堂进场台阶上已经排起了长龙。8点部长通道正式开启,采访区第一排已经卡不进位,无奈的我只有寻求第二战线。

  现场拍小视频、听回答、抓重点、配合后方同事及时发稿,是我需要做的事。拍摄部长的回答亮点小视频要尽量靠近部长,不过越接近部长摄像机位越多,拥挤程度堪比地铁高峰期。既不能影响摄像记者的拍摄,又要能拍摄到尽可能清晰的画面,这对于没有身高优势的我来说可不容易。借一下现场摄影记者暂时不用的折叠梯、见缝插针地挤进摄像机三脚架“丛林”中……接近一个小时的上半场站下来,已经双脚酸痛,五位部长接受了采访,在上午全体会议后的下半场,还有8位部长逐一亮相,整个采访持续到了午后1点过……

  如果要问我如何优雅地采访部长通道,我只能说:“那天有个穿着小高跟、驼色大衣、格纹西裤,却爬上爬下、钻来钻去、席地而坐、守着墙角插座边充电边写稿的女记者,不是我,不是我……”


校长们关心的事

陈瑜

  今年两会前,2018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发布,中山大学校长罗俊院士团队项目入选。

  这一改变教科书的研究背后,是罗院士坚持不懈“坐热”基础研究“冷板凳”。

  对于这一话题人物,我早早地就通过同学,约访罗院士。在我提交给罗院士的问题里,不仅仅有基础研究、还有博士生培养,包括这几年各种各样的高校排名。

  但只找一个高校校长谈排名内容太单薄,资料搜索中我发现,两年前,总书记到上海代表团参加审议时,得到最后一个发言机会的复旦大学校长许宁生代表,与总书记谈起了时下热门的“高校排名”。

  

  遗憾的是,当我找到许校长时,他并不愿意就此事谈太多,采访暂时搁置。

  我将选题瞄准了今年首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的科技热词之一——科研伦理。

  资料搜索后发现,中国科技大学校长包信和院士一直非常关注我国科研伦理建设,今年已是第三次在两会上提出关于建立国家科技伦理委员会的建议。

  一次安徽代表团全体会议后,当我提出采访需求后,包院士没有就非自己本专业的科研伦理做更多交流,却对我问及的科技成果转化、高校排名、国家实验室建设,非常认真地做了回答。

  为了让报道更丰富,3月14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终于在湖北代表团顺利采访了素未谋面的武汉大学校长窦贤康院士。

  当我搜索这几个校长经历,发现了这样一张人物关系图:许院士曾担任中山大学校长,包院士曾担任复旦大学常务副校长,窦院士曾是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好吧,连我自己也感慨:有点神奇。


“送”上门的采访

孙玉松

  每年的全国两会,各行业的翘楚明星云集,会场内外,让人目不暇接,可有时要采访到他们,并不容易。没想到,今年我就运气不错,政协会议开幕第一天,竟然就有名人“送”上门来被采访。

  3月3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开幕会后,随着委员们离开,我也走出了人民大会堂准备“打道回府”。就当我刚走到台阶前,突然听到后边一阵嘈杂,扭头望过去,恰好看到百度的李彦宏“冲出重围”后,快步走来。

  “名人哎!”我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开幕会前,来人民大会堂的路上,今年一起跑会的美女同事还说“李彦宏颜值高、难采访”呢,得,这可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停下脚步,转身迎着李彦宏走去。看到我走来,李彦宏便摆手示意拒绝,还加快了脚步。岂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我迎上去,自报家门后,开门见山地问“百度如何应对来自域外的互联网竞争?做了哪些储备?”听到我的问题,本来已经准备绕开我的李彦宏,主动停下了脚步,认真回答起来。看来是挠到“心头痒”了,我赶紧拿起手机记录起来。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不仅回答了我的提问,李彦宏还主动地谈起了百度的市场布局和技术发力方向,透露了无人车商业试水的信息。见我拦下了李彦宏,散在人民大会堂台阶上下,准备“捞鱼”的同行们,也纷纷围拢过来,大家七嘴八舌,又开始了对李彦宏的“新一轮轰炸”……

  采访结束,听到有人喊我,一抬头才发现,是正在大会堂前蹲守的同事,摄影老师周维海,“咔擦”一声,我又被他给“抓”进了镜头里。更令我没想到的是,这张我与李彦宏同框的照片第二天竟然还上了报纸。

全国两会人大报道组记者

  全国两会人大报道组记者:(左起)张佳星、张盖伦、龙跃梅、周维海、陈瑜、雍黎。

  科技日报记者 洪星摄

来源:科技日报

编辑:陈小柒

审核:管晶晶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