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撒之战:塞琉古希腊军队在犹太区的最后一场大胜

2019-4-12 18:58| 发布者: hao99| 查看: 204| 评论: 0

摘要: 公元前163年,已经岌岌可危的犹太马卡比王朝突然迎来了自己的转机。尽管他们依然难以击败成建制的塞琉古帝国军队,却可以依靠罗马等外部势力的帮助,在政治上挽回败局。然而,一旦罗马不再愿意热心于束缚东方希腊人 ...



公元前163年,已经岌岌可危的犹太马卡比王朝突然迎来了自己的转机。尽管他们依然难以击败成建制的塞琉古帝国军队,却可以依靠罗马等外部势力的帮助,在政治上挽回败局。

然而,一旦罗马不再愿意热心于束缚东方希腊人的手脚,马卡比起义者的局势就将变的岌岌可危。在伊拉撒战役中,他们再次领教了希腊化军队的整体性优势。


叙利亚风云

德米特里乌斯一世是典型的亲罗马派


公元前164年,年幼的安条克五世国王和父亲留给他的摄政利西阿斯一起,迫使马卡比犹太人对塞琉古帝国再次折服。然而,他们的军事胜利并没有给自己带来相应的政治加分。相反,几乎所有的国内外势力都其感到十万分的不满意。

在国际上,罗马人注意到塞琉古帝国有再次称霸西亚的苗头出现。由于共和国在第二次布匿战争后,就一直致力于削弱环地中海的四方强权,所以塞琉古无论对罗马有无敌意,都会遭到来自元老院的干涉。何况,安条克五世并非前任君主留在罗马城内的人质,更不可能获得罗马方面的极力新任。


塞琉古精锐部队被不断用于内斗和平叛


在国内,安条克五世在实际上被归类于亲罗马派。由于甚至自己的王朝无力与西方世界的霸主争锋,利西阿斯一直对罗马采取卑躬屈膝政策。当罗马人继续要求塞琉古人削减军备,他们便迫不得己的将战船凿沉,并将不少战象的脚筋割断。因此,在塞琉古国内的叙利亚本土派看来,这对活宝就是典型的叛徒。而在真正的亲罗马派看来,他们又总是怀有二心,不能算理想的代言人。

于是,在伯撒迦利亚之战结束的第二年,罗马人策划了一起塞琉古宫廷政变。当年被塞琉古四世派到罗马的德米特里乌斯,悄悄返回国内,并在真正的亲罗马派帮助下暗杀了弟弟安条克五世。接着,这位新上位的德米特里乌斯一世,又下令处死了重臣利西阿斯。当然,塞琉古式的麻烦,很快就要来困扰这位新君。


安条克五世之后的塞琉古军队已经大不如前


国际局势庇护下的马卡比王朝

国际局势让马卡比人获得喘息之机


由于叙利亚方向的内乱,马卡比王朝在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圣地的主人。虽然他们的控制区还是仅仅限于内陆地带,却可以在高地方向俯视整个沿海平原。而且因为埃及的托勒密王朝也陷入了严重性衰退,这个新生的犹太政权一下子感觉自己有了巨大空间。

当然,犹太人最关心的外部势力,还是北方的叙利亚。他们很高兴的发现,新继位的德米特里乌斯一世,正忙于同国内的叙利亚本土派争斗。这些人在首都安条克和重镇大马士革,都有一定的支持势力。同时,位于两河地区的地方总督也宣布自己成为独立的国王。马卡比人便因此不再继续臣服塞琉古帝国,进而引发了公元前161年的亚达撒之战。


犹太人再次靠游击战获得胜利


当时,由于德米特里乌斯一世忙于他所认为的真正威胁,所以赶来弹压马卡比人的仅仅是将领尼卡诺和数千地方军部队。这些人同样以帝国安排在各殖民城市的军事移民为主,并且已经大量吸纳了叙利亚本地人,战斗力总是飘忽不定。马卡比人按照自己的光荣传统,采用打了就跑的游记战术,不断吸引希腊人追击。最后,依靠突袭和斩首策略,打死了尼卡诺本人。剩下的塞琉古军队也就撤出了犹太地区。

然而,马卡比人并没有认清真正的形势。由于德米特里乌斯来自罗马,所以共和国并不会阻碍他镇压西亚本地的附属国势力。因此,到了公元前160年,另一位希腊将军巴基德斯的部队开始南下。尽管塞琉古君主本人已经开启了规模浩大的东征,但还是留下不少兵力给巴吉底,专门用来对付马卡比犹太人。


马卡比控制区始终非常有限


硬实力的碰撞

塞琉古军队已经放弃了传统的马其顿方阵战术


为了迅速解决犹太问题,巴基德斯率领20000步兵和2000骑兵从大马士革南下。在第一站加利利,塞琉古军队毫不犹豫的开启了屠城模式,希望以此震慑地区内的所有犹太人。接着,他们继续前进到耶路撒冷,将犹太圣城包围的水泄不通。

多年之后,犹太人在回忆当时的危局,声称自己一边只剩下3000人的军队。其中,大部分人还因为忌惮庞大的希腊对手,选择逃离耶路撒冷。因此,作为起义者领袖的马卡比就只生下来1000士兵。但根据当代的以色列学者估计,犹太人实际上集中了与塞琉古对手相当的兵力。也就是说,那些逃出耶路撒冷的士兵,实际上是去各地征集部队。因为他们无法承受耶路撒冷被反复占领的巨大代价。


马卡比继续选择在野外同塞琉古军队决战


巴基德斯的部队则因为需要保护补给线和继续围城,无法全员出动进行野战。但在发现犹太人开始集结后,还是毫不犹豫的主动寻找对方决战。虽然他的部队质量远不如当年利西阿斯的那支要好,但还是在很大程度上胜于模仿自己的犹太民兵。特别是在骑兵方面,希腊人在质量和数量上都胜过马卡比人很多。

双方最终在靠近巴勒斯坦城市拉马拉附近的伊拉撒相遇,并且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击溃对手。犹太军队的步兵已经超过万人,除了大量的轻装步兵外,还包括数千模仿马其顿方阵武装起来的重步兵部队。但犹太骑兵的数量很少,只是马卡比本人指挥的那支亲卫队。他们很自然的位于全军的最后方位置,保护身前的方阵步兵和散兵线。

马卡比与塞琉古军队的布阵


因为部队的数量和质量有限,巴基德斯的麾下的重装方阵部队也居于少数。但这些吸收罗马军团经验的新式希腊化步兵,却是塞琉古军队中最好的力量。在他们阵前,还有数千可以执行骚扰作战的中型步兵。他们虽然也是地方武装,却同样也是可以组成方阵作战的希腊化士兵,并因此装备着更多头盔和椭圆形盾牌。一旦手里的2-3支标枪投掷完毕,就可以迅速成为类似希腊方阵的近战部队。至于多达2000人的骑兵,被分配到了全军两翼的侧后方。

战斗开始后,马卡比派出自己的轻步兵与塞琉古人接战。但希腊士兵在前哨战中就压制了犹太对手。在不少弓箭和标枪掩护下,地方民兵成了犹太散兵所难以应付的对象。马卡比当然知道这样的局面对自己非常不利,转而寻求再次通过斩首来瓦解希腊大军。通过观察,他发现巴基德斯本人和卫队都处于塞琉古军队的左翼。于是,千名犹太骑兵追随领袖迂回,直扑塞琉古将领的所在位置。临行前,他还下令步兵前线后退,将对方的步兵也吸引出去。

塞琉古军队中的普通重骑兵


然而,希腊军队的骑兵实力却远远超过了犹太人的理解。巴基德斯在发现对方来袭后,主动率领左翼骑兵后撤,并一路奔向了战场后方的崎岖地形。马卡比顾不得自己留在战场内的大量步兵,继续追击逃跑的希腊将军。


犹太人没有注意到,塞琉古军队的右翼骑兵也迂回过来,从后方完成了对自己的包夹。由于已经是在崎岖山地,犹太人基本上没有了逃跑路线,被迫和前后两边的塞琉古骑兵作战。数量与质量方面的巨大差距,让犹太领袖和他的精英士兵一起在这里被杀。

马卡比遭到了两翼塞琉古骑兵的夹击


同时,犹太步兵一直按着既定方针在且战且退。但在失去骑兵保护的情况下,他们还是需要直面整个塞琉古步兵阵线。当他们逐步退入战场后方的崎岖地形,就无法继续保持马其顿方阵的严密。结果,队形更加灵活的塞琉古人打的更加从容,将马卡比军队全部击溃。不少人应该是通过复杂地形的掩护逃走,避免了可怕的全军覆没。


随着伊拉撒之战的惨败,犹太人失去了他们的主力军和精神领袖。但依靠祭祀阶层维持的政教合一政权,并不会因为头面人物的死而立即崩溃。犹太起义者此后索性放弃城镇,退到约旦河附近打起了游击。巴基德斯知道自己无法消灭旷野里的武装分子,便着手加强所有塞琉古控制城市的防御。但很快,他也必须率领主力军北上去增援德米特里乌斯。


德米特里乌斯在稍后的新一轮内战中被杀


马卡比起义者也再次获得了起死回生的机会。在塞琉古国内的反罗马势力控制埃及后,马卡比王朝再次依靠埃及的力量加入了反叙利亚阵营。最终,德米特里乌斯本人也在同雇佣军和犹太人的战斗中丧命。

本文来源于公众号:冷炮历史

最新评论